1. 主页 > 马鞍山 >

江上渔事三题●邢少山

  水阳江从宣城北门流出,经过峡石山下,就流到了我们油榨沟地界。在我们这里,这条水在水满季节,汹涌澎湃、一泻千里;在落水季节,平暖而悠闲,涓涓流淌。由于下游离小镇三、四里的甘家滩挡住去路,水几乎不动了,或变成一条细流。正是这样一段天造地设的河面,一年四季,江上有不同的取鱼风景。在我的记忆中,在河里除了钓鱼、张丝网、打旋网和放鱼鹰外,还有起河"板拦河网"及摸大冷"这种特别的取鱼方式。

  起河

  起河,根据这个字眼,似乎要把整个河"起"起来,实际上不是,你想,河"怎么能起"得起来呢,它实际的意义,是说把这段河里的鱼起起来。这段河是哪一段呢,就是我们油榨沟小镇到甘家滩的三、四华里长的这一段。这一段河面到了冬季尽是鱼,也不需要人工饲养,天然形成的,这有点像东北的查干湖。光是油榨沟这段短短的河面,一天之内就能打到上万斤的鱼,而且品种繁多、花色齐全,什么青、鲤、草、鲢、鳙、鲫等淡水鱼应有尽有,无怪乎它至今还流传着日出斗金"的美名,起河也成为当地群众一种特有的盛典似的民情风俗。

  我记得,当时起河的情景非常壮观。隆冬的凌晨,天气特别寒冷,薄薄的霜花撒满大地,早就得到告示"的渔人们有的挑着划盆,带着渔网;有的驾着一叶扁舟,轻轻荡荡从四邻八乡赶来,汇集在河的两岸。这时,天还未亮,灰蒙蒙的,但无数点点的渔火,像晶莹的明珠,把水阳江两岸点缀得格外美丽,然而河面依然是平静的,取鱼的人蹲在河岸上,呆呆地望着河口出神,静静地听着哗哗的河水拍岸声,正在等待着起河的信号。

  不久,只见远处有三条火龙窜到天空,天空中叭、叭、叭"三声巨响,这时人们齐声欢呼起来:起河啦!"起河啦!"至此,起河开始了。河面顿时沸腾了,只见无数只小船,像离了弦的箭飞向河面。刹时间,又像千百只群雁落在河中,黑压压的一大片。人们寻找自已最佳的地方下手了。不久,晨雾渐渐散去,太阳冉冉升起,河里泛起片片金光。起河的人数也数不清,只见船挨船,桨碰桨,网靠网,人挤人。有人说,起河是江南水乡各种捕鱼方式的综合性大表演,这话一点不假。你看,打旋网的,张丝网的,挂挂勾的,罩麻罩的,还有摸大冷"的、取旱鱼"的,真是不胜枚举。打旋网的,大多是一位妇女在后面划桨,男人提着旋网站立船头,不时地把网撒开,撒开的网像一朵朵喇叭花倒嵌入水面;张丝网的,往往是一个个老人独坐盆中,左手划动木桨,右手向前放着银白色的丝网;挂挂勾的,是两个各自并排坐在自己的船上,共同牵着一根挂着一只只勾子的长线,一策一策地向前行驶;罩麻罩的,是独自一人站立在船头,拿着圆椎形的罩网,往水里按下去再提起来。至于不能下水的小孩、老人,就在岸上板罾或叉鱼。他们等待良机,专逮漏网之鱼。这些不同方式交织在一起,不时地变化着、交替着,好像映现着无数幅瞬息万变的水墨画。太阳越升越高,两岸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,真是人山人海,人头攒动,组成了两条人堤,这景象真不亚于五月端阳的"观龙图。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z-fsy.com/a/maanshan/508.html